标王 热搜: 3D打印  互联网  制造  塑胶  深圳  加盟  诺基亚3310  诺基亚  各路资本频繁入局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足不出户月入过万网络刷单背后精心骗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9-03  浏览次数:992

虚假信息一直是互联网诚信建设的一大顽疾,不仅电商平台上存在大量刷单、炒信、刷钻、刷好评的现象;微信、微博、短视频、直播等社交平台上,也都有着众多刷出来的假流量、假点击、假点赞、假粉丝……由于需求非常旺盛,刷单形成了一条隐秘而庞大的产业链,参与者众多。更有不少做着在家动动手指就可以月收入过万美梦的人,要么成了网络黑产的助纣为虐者,要么成为了网络诈骗的受害者。


卡商与打码平台:刷单源头的两大黑手


无论是刷单炒信,还是点赞刷粉丝,都需要注册大量的账户。现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为了防止恶意注册“僵尸账户”,一般采用两种方式规避:一是要求绑定手机号码注册,手机号码一般需要实名验证,而且个人用户能够开通的手机号码有数量限制;二是注册时需要输入复杂图片验证码或者短信验证码,这样可以规避机器大量自动注册。


于是,为了满足这两个条件,就产生了处在“刷单江湖”源头的两大角色:卡商和打码平台。


所谓“卡商”,就是指拥有大量手机“黑卡”的人,这种卡的市场价格一般在10元左右一张,其中很多是经过实名认证的,且有很多属于0月租、0余额的特殊卡。


卡商将大量经由“合法”或者非法途径获得的SIM卡,插进一个名为“猫池”的设备中,就可以自动地同时向多个手机发送短信或语音呼叫。(编者注:“猫池”是一种扩充电话通信带宽和目标对象装备的别称,可以同步拨打大批量的用户号码,不仅能够实现集群发布,而且使用方便、成本低廉,已经成为电信诈骗者十分常用的诈骗用具。)


可以说,手机“黑卡”就是互联网黑产的“原油”,成为不法业务的“生产资料”。比如,最传统的发送垃圾短信,拨打推销电话以及进行“转账汇款、恭喜中奖、冒充好友借钱”等电信诈骗……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业务”就是通过“猫池”和打码平台提供的软件,进行账户注册和其他操作,比如刷单、刷钻、刷会员、刷流量、刷粉丝、薅羊毛……


这时,打码平台就出场了。很多互联网业务操作都需要输入复杂图片验证码或者短信验证码。前者用来识别正在操作的是真正的人类用户还是机器程序,常见方式有在晃动或者杂乱背景中识别并选择正确的数字和字母,或者按顺序选择多个汉字中的几个等。后者则用来过滤掉低价值用户(编者注:大多数普通互联网用户并不频繁更换手机号,所以可以基于手机号对应的行为来建立基于手机的征信库,从而基于手机号的信誉实现筛选出高价值客户功能)及提供二次校验功能。


为了搞定这些验证码,打码平台会与网赚平台(提供各种互联网招聘赚钱信息的网站)合作,通过各种招聘和兼职信息网站发布招聘信息,招聘一些人专门人工输入验证码。“在家兼职、日赚1000元”“轻松赚钱、快乐赚钱”等是这类招聘信息常见的广告语。


比如,12306的网站验证码就非常复杂,虽然经常被吐槽“反人类”,比如都是像“请点击下图中所有的发电机”“请点击下图中所有的非EXO成员”等验证题目,但它确实做到了程序较难识别的目的。因此,据一些打码平台的报价,打码12306是要比普通验证码贵很多的。


有了大量的手机号码和用其注册的账户,一家公司就可以控制上万甚至几十万“人”,他们的行为有时都足以影响一个互联网公司的健康发展甚至生死存亡。


识破“下单者”和“刷单者”


腾讯电脑管家高级安全专家李铁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除了刷单,刷流量、刷粉丝、刷评论、薅羊毛(编者注:针对互联网上的各种优惠活动,比如注册返利、优惠券等,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高额奖励)等数据信息造假行为是近年来网络黑产们的热门发财门路。


“这类需求太旺盛了,不少公司和个人雇佣黑产者,让他们通过‘技术’手段帮助做流量、做粉丝、发点赞、发评论、薅羊毛……由于市场需求很大,所以这条路非常赚钱。”李铁军说。


就这样,“下单者”成为了“刷单江湖”里的重要角色。他们希望通过数据造假或者信息“粉饰”达到误导用户或者投资人的目的。比如,先把一个不知名的主播“刷”上排行榜,自然就有真实用户关注和点击;再比如,一些短视频、直播平台默许有人做数据甚至主动打造假数据,这样就可以在投资人那里获得更高的估值,用假数据换来真金白银。


有需求有市场,就有黑产者将其作为生财之道。两三百元就可以购买10万“僵尸粉”,四五十元购买100个点赞,一二百元就可以购买100条“仿真”评论……在互联网上,充斥着各种“代刷”小广告,业务会一一注明、明码标价,甚至还能先使用,见效再付费。


当然,各大互联网平台也不是吃素的,为了识别出一些非正常途径获得了流量、点赞和评论,一些主要平台都会采取技术手段监测、用户投诉追踪等方式,与代刷者展开攻防战。毕竟,代刷产业链长期存在,将扰乱市场和内容竞争秩序,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据统计,微博平台自2017年6月至2018年5月,已累计处罚违规账号超过6.8万个;抖音平台则采取限制流量、封禁账号等处罚手段打击代刷行为,并针对粉丝异常账号进行定期评估和回溯清理。


除此以外,“羊毛党”们也是互联网公司最为头痛的群体,上至BAT,下到不知名互联网公司,都深受其害。一旦优惠推出,“羊毛党”们就会结集大量的手机号码注册该平台,抢夺优惠券和返利,再用低价转卖给需要的人,完成套现。公司重金投入,希望通过优惠券、补贴拉新和刺激消费的真金白银,可能都落入“羊毛党”手中,这就使活动的效果大打折扣,甚至还有可能让普通用户怨声载道。


还有一些网赚平台会要求交纳一定数量的“会费”才能接单干活,但结果可想而知,不仅干活不一定能拿到钱,会费也肯定要不回来了;再比如,一些大学生替人代刷,对方承诺会返回订单金额的10%~20%作为报酬,但往往是连垫付的货款都要不回来,而且也收不到货品。


“足不出户,时间自由,月入上万,工资日结……”在这些诱人的招聘语背后,可能引向的并不是轻松到手的财富,而是骗子的精心骗局。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湖南企商网